无锡如何放生(无锡2023年放生日是几月几号呢)

放生方面,在索达吉堪布的加持关怀下,2006年正式创建“拔众生苦放生会”,开始有组织、具规模的放生,从一周一次增加到一周数次,从开始的几个人发展到几百人,从开始仅有本地...




专业放生,不限发心,添加微信为您解答:①无锡哪个寺庙有放生池、②无锡放生鱼公安机关治安处罚、③2023年放生日是几月几号呢等无锡放生相关问题,每日放生,风雨无阻,从不间断。每日放生,不限发心

文殊菩萨亲自加持,从此放生一发不可收拾

2010年8月26日,旅居挪威的某师兄打来国际长途,因为工作之事,委托我们代为放生。该师兄很年轻,很坦率,对我们表示感谢之余,也对放生会各种善行说了很多溢美之词……

之前日本、台湾,北美、南家都有师兄与我们联系,随喜放生,但欧洲师兄找到我们,这还是第一次!

2010年8月19日,无锡卧龙禅寺“释长安”法师发来短信,一是要求我们发几包戒杀放生,在无锡流通,另外邀请我们到无锡“指导”放生。其几条短信原文如下:

“坦率直说,我是在您的影响下原样复制,(缘起)是您和您的戒杀放生,当时仅有一本。在终南山乘波师住持的净土茅棚放生了鸽子和金翅鸟后,就留在那里了。”

“方便的话,想邀请您过来做个指导,万里终南,有著名的七十二峪,古往今来,出了无数高僧大德……”

但不可否认的是,随着戒杀放生一书在全国的流通普及,受其影响,各地很多佛子都成立了各种形式的放生组织,其中一些更以“拔众生苦放生会某某分会”命名,很多寺院出家师父也联系我们要书流通,可以说正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一股“戒杀放生,吃素念佛”的热潮!

其中多数放生组织都与我们保持联系,互通有无,比如我们每次放生明细都要上报到“喇荣五明佛学院”,由专门负责的上师汇总后,上万僧众统一回向……

希望有一天,能将所有放生组织联合起来,资源共享,互相扶助,将放生善行在末法推向一个新的高潮,名字就叫“拔众生苦放生联盟”!

开篇陈述这些,并无丝毫炫耀之意,只想说明一点,以上所有一切完全来自于一位大德的加持,他就是“中华放生第一人”,密宗宁玛派大德索达吉堪布!

索达吉堪布,生于1962年藏历六月初四,甘孜炉霍下罗科玛人。幼时即信奉佛法,对三宝信心坚定。师对佛陀有着与生俱来的深厚感情,每每看到佛像唐卡,欢喜之情由衷而发,无可言喻!对一切众生从小就有猛厉的大悲心,小时候,家中、邻里宰牛杀羊,根本不让师见,因为如果被他见到,一定会死命护住被杀动物,恳求勿杀。

师年轻时就读于甘孜师范学院,1985年,舍俗出家,前往喇荣十三大光身成就圣地(色达五明佛学院),依止大恩根本上师晋美彭措法王,潜研教理,精苦修持。九个月后即被法王任命为堪布,三年内,对中观、般若、因明、俱舍、戒律等方面五部大论,全部通达,善修善讲,后通过讲论、辩论、著论,成为学院的大堪布。

因叹于末法时期圣教衰危,邪外猖獗,师立志广弘正法于汉土,日夜操劳,呕心沥血,二十多年来,日不缺讲,夜不乏译,时值英年便重病缠身,弟子们常含泪劝师休息,但师总以“不累”、“没事”为由加以拒绝……

2004年,法王圆寂后,为完成法王未竟心愿,师成立“菩提学会”,并在世界各地建立“菩提学习小组”,引导各地学员有系统、有组织地学习佛法。同时顶着巨大压力和身体病痛劳累,将入菩萨行论、大圆满前行、藏传净土法、般若 颂等等大乘妙法,通过光盘、Mp3、网络直播、讲记的方式,传至世界各地、千家万户。

“我不知道自己能活多长时间,但只要有一口气,哪怕只有一个人听法,我也会尽心尽力用佛法饶益他。”

师在书中曾写到:“我想,我来到人间最大的愿望,就是要帮助那些弱小无助的生灵,让它们在大自然的怀抱中能自由自在地生活。”

师虽学识渊博,智慧深邃,但平时不苟言笑,为人低调,闭口不言自己功德,只称自己与业障凡夫无异。平日信众之供养,均用于上供下施或僧众常住之用,日常生活极为简朴,一条腰带用了近二十年仍舍不得换……

一、有位居士,供养法王如意宝一尊文殊菩萨像(法王如意宝一出生就口诵七遍文殊心咒,是公认的文殊菩萨化身),法王随手就将它给了身旁当时还只是个小翻译的索达吉堪布,那个居士有点不高兴,法王便指着那尊文殊菩萨像以及索达吉上师,对他说:“我们三个,无二无别!”

二、后来成为一方大德的一位比丘自述:一天,他和上师仁波切一起外出,住一间房。堪布虽然为他们上课,但在他心里,堪布只是道友。他出门办事时,堪布留在房中,他回来时,推门而入,骤然止步,动弹不得:只见上师仁波切的床上,坐着一尊文殊菩萨真身,身色紫金,着曼妙天衣,头戴五佛冠,双腿跏趺坐,右手持宝剑,左手持青莲花,双目低垂,无尽庄严……

等他回过神来,只见文殊菩萨消失的地方正坐着上师仁波切!

三、上师中学同学的讲述:上师的中学同学,一位藏族觉姆被提升为堪姆,为藏族觉姆辅导法王如意宝传讲的密法大幻化网。据她说,上学时,他们无所顾忌,常和堪布随意说笑。他们住校,家里粮食不多,带的糌粑不够他们吃一个学期,每天饥肠辘辘,寻寻觅觅,心神不宁,想要找点吃的……

那年冬天,几个同学和少年时代的上师翻山越岭,回家乡过年。接近家乡时,翻过一个山头,他们都呆住了:只见上师家乡的男女老幼正齐齐跪在山的另一侧,双手捧着白色哈达,抬头迎候上师……

后来,校舍失火,上师住的那间房在夜里被焚烧殆尽……

四、索达吉堪布曾在显现上患有严重强直性脊椎炎。这是一种非常痛苦的疾病,堪布也曾为此做过手术,在神经分布最密集的脊椎上做手术,其痛苦可想而之,但堪布是在拒绝使用麻药的状态下接受手术的,而且手术过程中并无表露痛苦的征相……

结果一个手术下来,所有相关的护士和医生都成了堪布的皈依弟子!

2006年7月11日,在无锡各地师兄的共同努力和再三祈请下,堪布终于抵达无锡,并定于7月12日上午到临朐老龙湾大放生!

奇怪的是,看到他第一眼,竟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父亲,感觉他的面相与我父亲很神似,随即又想到自己对堪布这么恭敬,而对远在外地的亲生老爸却很疏远,已经很长时间没去看望了,不孝父母还学得什么佛呢?!

这些心念的转变就在看到堪布的一瞬间,而之前很少会想起父母的恩德!

大菩萨慈悲示现,度化众生,当真如甘露法雨,润物细无声!

当时身上还有一千多元钱,全部供养上师。后来知道,供养一位阿罗汉,就相当于布施一万个普通人,而供养一位菩萨则相当于供养一万个阿罗汉!

放生前,堪布在山坡间一块大石上席地而坐,为现场几百名僧人、居士讲解大乘佛法和放生意义、注意事项。

青山碧水之间,凉风习习,法音缭绕,讲法者娓娓道来,听法者如痴如醉……

之后跟随上师念诵放生仪轨,开始放生。物命种类很多,鱼虾螃蟹一应俱全,堪布提起一桶泥鳅,念咒加持后亲手倒入水中,泥鳅们欢快的跳起“甩尾舞”,敬谢救命之恩……

放生完毕,与堪布一起乘船在湖中游览,此时他才放下一脸严肃,与大家有说有笑,现场气氛十分融洽.....当时心中只觉无比平安喜乐,一片安详……

那天陪同堪布的侍者是两位显宗出家师父,都很年轻,东北口音,一个瘦高,一个矮胖,两位小师父面带微笑,轮流操浆,仿佛驾着法船,在上师带领下载着大家一起渡过轮回苦海!

彼时对密法了解不深,心中还有点不以为然,心说:“不必如此吧?”后来得知那位师兄恰恰是现场最重量级的人物,行政级别高出我太多太多!而这些师兄修行都很精进,都曾在“喇荣五明佛学院”修学至少半年以上,对堪布的尊敬都是发自内心,毫无作伪!

期间一间小事给我留下了极深印象:上师曾发愿为末法苦难众生承担业力,“代众生受苦”,所以当时在显现上罹患严重肝病,必须按时吃药。上师吃药的方式也很特别,侍者将一小撮咖啡色药末倒在他手掌中,上师举手用舌头用力一舔,全部舔净,然后就水吞下……

为了无数如母有情,毫不顾忌自己身体,可谓鞠躬尽瘁,倾尽全力!

便在那时,心发愿言:“追随堪布脚步,终生戒杀放生,吃素念佛,拔众生苦,予众生乐,众生有苦,誓不成佛,众生苦尽,方证菩提!”

同样的不辞劳苦,同样的拼尽全力,同样的救命无数,同样的真实利益无量众生……

无锡如何放生(无锡2023年放生日是几月几号呢)

第一次接触佛法和放生是在1995年,总结回顾自己15年的学佛、放生经历,其实整整经历了三个阶段:

1995年,彼时年少气盛,狂妄无知,造下邪淫、不孝种种罪业,终于报应现前,丢掉工作,众叛亲离,陷入绝境……

纸上举了一例:某囚犯临行前狂念此经千遍,行刑时利刃砍头,脖颈竟然坚若硬石,砍之不动,监刑官员大惊之下,难以索解,上报之后,该囚犯竟被破格开恩,予以释放。

从此开始,接触佛法!

生平第一次放生,放的是两条大鲤鱼,活蹦乱跳,从“留仙湖”畔一小凉亭放入湖中,那时既不知念诵仪轨,也没念佛号。放完之后,左右无事,继续在亭中逗留,无意间看到石凳之间有一小团黄色东西,捡起来一看,竟是一条金项链,虽然很细,但确实是金的!那时觉悟可没现在高,看看周围没人,立即悄悄溜走……

当时除了窃喜,简直对放生这件事有点敬畏了。因为彼时当真是流年不利,倒霉透顶!不管是父母亲戚,还是同事朋友,所到之处,人见人厌,诸事不顺,喝口凉水都塞牙,就放了几条鱼,竟然碰上了这等好事!

从此断断续续,大约放了一年,1997年工作终于调动成功,而且因祸得福,从一个较小区县来到中心城区!当时情况,不亚于绝地重生!

工作问题解决之后,一切稳定下来,饱暖思淫欲,邪淫毛病重又再犯,最终与相处五年的女友劳燕分飞……

单飞之后,无人约束,更加肆无忌惮,呼朋引伴,纵情声色,不亦乐乎,如是以往,过了三年!

到后来,眼看年岁以大,不得不考虑谈婚论嫁了,于是开始通过各种途径找对象……本来以为此事大易,可以轻松解决,不想却遇到一个既奇怪又严重的问题:就是对女生没感觉了(后来想想,必是此前邪淫恶报所致)!

结果一两年内,通过各种方式见了近百个,最终还是徒劳无功。其中多数只见一面就没了兴趣,好点的硬着头皮交往十天半月,也都不了了之,后来简直有些恐惧了,对这件事已近乎绝望……

其实那段时间我真的很老实,从没借谈恋爱之名做什么不轨之事,没成想,反而弄得声名狼藉,行情大跌!

这件事任谁也帮不上忙,束手无策,焦头烂额之际,只能又寄希望于放生!

如此行持大约半年,2002年,偶然机会,遇到现在的妻子……

后来她常来找我玩,记得第一次去我住处,她就很兴奋的爬到窗台上来回走动,一点都不认生,那副天真模样现在还记忆犹新,如在眼前……

考虑再三,还是不忍伤害她,耽误她,于是痛下决心,在那年冬天,一个寒冷冬夜,对她说“以后别来找我了”……

几天之后,突然患上重感冒,咳嗽不止,极其痛苦,连打二十几天吊瓶都不见效……

彼时,我的交通工具还是一辆钱江摩托,她坐在后座上,虽然很冷,却很满足。

她坐在我身后有所察觉,立即做了一个让我终身难忘的动作:脱下外套,挡在我身前!胸口马上温暖许多,更温暖的是里面的心!

那天晚上吻了她,那是和她第一次亲密接触……

茫茫人海,芸芸众生,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真心关爱自己的人,而且是在牺牲自己的前提下……

面对如此真情,还有什么好说的?

岳母用尽各种手段,终难奏效,几个月后终于向她下了最后通牒:要么跟我分手,要么扫地出门,和家里断绝一切关系!

因为已下定决心娶她,所以那段时间我也非常坚定,那时除了丈母娘那边的阻力,还有来自竞争对手的“威胁”……

那时我也铁了心,明白的告诉他们:我要定她了,不服就放马过来!

一个月后,感觉火候已差不多了,于是在某天夜里,提着厚礼登门拜访丈母娘。

另外也很不放心她一直住在外面……

一是对丈母娘的态度表示完全理解,都是为了她好。所谓“天下父母心”,任何父母对孩子的终身大事都肯定会绝对慎重,何况她是独女。

三是表决心,说明我们是真心相爱的,请他们成全,并指天咒地地发誓以后一定会对她好,相濡以沫,白头到老……

第二天,老婆乖乖回家,丈母娘又提出最后一个条件,就是必须找人算一卦,我、交警、供电局小伙都要算,看看哪个的命相最与她相合,最适合婚嫁?但事前都没告诉我们。

扯得有点远,但事实是,精进放生又让我走出了另一个极大困境,最终拥有了一个美满家庭!否则还不知道要漂到什么时候,即便成家,也不一定找到合适的对象……

种如是因,得如是果!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所有身处困境的人,赶快去救命放生吧,看看会不会有奇迹发生?!

2007年,当时还开一辆别克旅行车,外出放生常常要跋山涉水,很不方便,因此很想换一辆越野。某次放生途中,正好碰上一辆“现代”越野,便对旁边师兄说:“这车不错,不知什么时候能开辆这样的车放生?”当时只是随口一说,但两个月后,家里真的将原来的蓝鸟和别克置换,买了两辆越野。

2008年,想换套新房,我喜欢多层一楼,下面带地上车库那种,实际等于二楼,上下方便又相对安全,还可以在屋里随便折腾,不用怕楼下找上门来。那时国家对建设用地的审批已非常严格,本地新楼盘大多是十层以上的高层,五六层的多层新楼非常稀少,所以转了很多地方,都难以如愿。

这是套150平米的一楼新房,下面是25平米地上车库,原主人是某机关领导,房子是单位团购,领导先挑,他挑的当然是最好的!

楼南边紧挨一大片花园,花红柳绿,空气很好,前后没有其他楼房,所以尽管是一楼,采光却一点不受影响。更巧的是,紧挨的花园里还有个大水池!据说住处南面靠水,大利财运,还可以放生水族,真是难得一遇!

这个阶段,因为与放生法门有甚深因缘,对放生善法有极大信心,所以通过放生,摆脱了不少困境,成就了诸多愿望!

闻思方面,此阶段涉猎庞杂,从佛教的禅宗、净土、密宗各宗派,到道教的各种修炼方法,再到易经、奇门、气功等等等等,都有接触,但都是浅尝辄止,一知半解,并未树立起正知正见,也未生起真正的慈悲心,所谓修炼,其实都是做些表面文章,远没能从自己心地起修,转变心念,断恶向善……

回向方面,除了回向具体愿望,后来又加上回向历代冤亲债主、六亲眷属的内容,因为那时已知,自身所有困境、不顺、灾祸、疾病等等,并非外来,皆是自作自受,皆是前生今世造作恶业,伤害其他众生,债主来报,酬偿业债。

债主们其实也都是身陷三涂,环境极其恶劣,饱受巨大痛苦,所以才念念不忘,必要报复。如果他们得到了功德利益,能够脱离苦海,往生善道,则必定愿意解开怨结,放弃报复,我们也自然能业障消除,摆脱困境!

第二阶段:广学多闻,慈悲心起,将放生功德回向给一切众生。

先是参学南怀瑾南老的讲法开示,开始打坐参禅,但因业障太深故,多数时候都是妄念纷飞,难以入定……

后来又接触到很多密宗上师,特别是受索达吉堪布亲自加持后,从此开始系统学习堪布讲述的入菩萨行论、菩提道次广论等课程,对密宗“一切修行的根本就是发菩提心”的教言印象深刻,对“中阴救度”大_法极感兴趣,为广为弘扬这一简便而又高深的大_法,曾翻印元音老人中有成就秘笈数千本,广为流通……

放生方面,在索达吉堪布的加持关怀下,2006年正式创建“拔众生苦放生会”,开始有组织、具规模的放生,从一周一次增加到一周数次,从开始的几个人发展到几百人,从开始仅有本地师兄参与到目前海内外随喜佛子众多……

文殊菩萨加持之力,当真非同小可!

当然,我们干得也很漂亮!

真的是心、佛、众生三无差别!

所谓“是心是佛,是心作佛”,一切众生本来是佛!

放生就是放下执着分别,放下贪嗔痴慢,放下重重业障,放下六道轮回!

此时虽已修习正法,认识到真正修行都是改正过失,断恶向善,从心地起修,但具体修学法门仍未确定,较为夹杂,回向也较为笼统,修行路径和效果并不十分明确……

当闻思深入到一定程度,放生也放到一定数量,一方面提高自己,一方面利益众生,两者相辅相成,相互促进,消除了大量业障之后,知见又入新的境界。

所以说佛性从“体”上讲本来空,不可得,“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”,但从“用”上来讲,又有极乐世界,又有诸佛净土,又有念佛、放生等八万四千法门,苦海慈航,接引众生!

所以,除了严持戒律,当然还要积极、精进行持各种善法!否则一块石头能荷担如来家业吗?能够利益众生吗?

而两者之间如何平衡,正是我现在和将来一直要面临的重要课题……

因为生性疏懒,还是喜欢最简单的修法,而“大道至简”,最简单的就是最有效的!

正如印光大师所说“普被上中下根,统 律教禅宗,如时雨之润物,若大海之纳川。偏圆顿渐一切法,无不从此法界流;大小权实一切行,无不还归此法界。不断惑业,得预补处;即此一生,圆满菩提。九界众生离是门,上不能圆成佛道;十方诸佛舍此法,下不能普利群萌。”

“发菩提心,一向专念”!以真信愿,一门深入,必定往生极乐世界!

在此基础上,持执名号,“一向专念”。

很多师兄都有体会,每次放生之后,因为还了很多旧债,消了大量宿业,再念佛时,心地就会特别清静、安详,很容易契入境界,得念佛三味。而称念佛号,求生净土,最终目的是不退成佛,再来广度众生,与其等到那时,还不如从现在就开始!

此时的放生,已自然成为生活和生命中的一部分……

但整个过程却越来越象吃饭、饮水、睡觉、呼吸一样,不再分别放生种类,不再在意艰难困扰……心无杂念,浑然天成……很有些“放而未放,不放而放”的感觉了……

念了几年之后,逐渐能够背诵,放生时不用再拿仪轨,到得现场,张口就来,不放生时,碰到异类物命,也会随时随地背诵,为它们念佛号、授皈依,但还不能做到倒背如流,心有杂念时便会突然卡壳……

每念一遍,就像入定一次一样……

我想,临命终时,也许会和放生时一样,最后再念一遍放生仪轨,住于自性,安然往生……

就是一句话:“回向一切众生,早日往生极乐世界”!

我想这个回向,已经包容了一切!

有些最终还是归到净土念佛法门,但其间经历的时间和磨练却大有不同,聪明利根的,稍遇善缘,即信乐承受;业力较重的,往往蹉跎半生,历尽很多波折,浪费大量光阴,才步入正途。

“人身难得今已得,佛法难闻今已闻”,却仍然当面错过,万分可惜!

以下是某师兄描述老和尚往生前演出的一幕好戏,如当头棒喝,发人深省,足为心念庞杂,不老实念佛者警醒!

往生前第六天,老和尚突然一反平常教人专念阿弥陀佛的作风,很紧急地命大众为他诵“大藏经”,“大藏经”浩如烟海,真不知从何诵起,于是请问老和尚要诵哪一部?老和尚答:“总诵!”大众就赶紧请出一大部一大部的藏经,搬得气喘吁吁,看他老人家一副决定要往生的样子,心中又急又难过,更不知从何诵起,老和尚就说:“看你会什么经,通通给我诵!”

在这紧要生死关头,才发现连仅仅二百多字的心经都几乎要诵不顺口,可以说是口诵心焦,不知所云!在大众搬出一部部大藏经诵时,老和尚只是幽默一笑,自顾自念“南无阿弥陀佛!南无阿弥陀佛!南无阿弥陀佛!”一点也没受周围诵经声音的影响!

请问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演出中,谁真正把大藏经“总诵”了?!

一般人临终前都会苦不堪言,手忙脚乱,多数连“阿弥陀佛”四字都念不出来,何况诵经,更何况诵大藏经!此时恐怕一生所学一切都已派不上用场,就好像练了十八般武艺,但最危急时刻,却往往想不起用哪一招!

所以,阿弥陀经中说:六方佛都出广长舌相,赞叹阿弥陀佛,劝众生信受念佛,求生西方。

当然,众生根基因缘不同,修学任何法门皆是大善,所以金刚经云:“是法平等,无有高下,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……以无我、无人、无众生、无寿者,修一切善法,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”

诚不虚也!

轮回路险,无常迅速,“老实念佛、莫换题目”!

试观佛陀以来,历代提倡放生的诸祖大德,哪位不是行持操守,知识见地炫熠古今而受万人景仰?从隋朝智者大师,到宋朝永明大师,到明朝莲池大师,憨山大师再到民国印光大师,虚云老和尚,哪一位不是苦口婆心广劝世人,亲身实践力行放生!”

其实都是以凡夫之心,妄测境界,未证言证,实大错也……

“为求功德,为求种种现实利益而行放生,无可厚非,亦是大善,亦应大力褒奖!药师经言:放诸生命……病得除愈,众难解脱。放生修福……令度苦厄,不遭众难。地藏经劝人为亡者广做功德,存亡两利。历代高僧大德也都以放生功德巨大,能满足种种善愿,得到种种福报,而鼓励劝勉人们多多放生救命。你又为何不许人放生救命做功德?!

末法时期,法弱魔强,弘扬佛法,令众生入佛知见比历代任何时候都更显困难!不可否认,多数人刚开始放生都存在各种私心,但随着放生次数增多,对放生实质会有越来越深的体悟,各种私心会越来越微弱,而慈悲心会越来越强盛!

我自己15年来的学佛放生经历也已为此提供了最典型的实例,做了最完全的注解!

而当今社会对人讲说佛法,有几个人能听,又有几个人会谢?可是被放的众生于极度恐惧、千钧一发之际得救,其感恩戴德、叩谢佛恩之情可想而知,因为毕竟它们都是因佛法得救,挽回一命!此乃世间常情,不问可知!

所以,放生既是渡众生入佛知见的无上妙法,也是快速积累功德,加快成佛进程的无上快法,不论对自已还是对所救众生都是一样!

末法时期接引众生,还有比此更为善巧方便、见效迅速的方法吗?!

2010年6月份,索达吉堪布应邀前往,参加第四届“国际慈善公益论坛”,并在清华、北大发表演讲,在五浊恶世中将佛法又推向一个新的高度……

恭祝堪布长久住世,法体无锡,法_轮常转,广度众生!

经常会对周围师兄说:“哪天条件具足,一定带两百万去喇荣佛学院,请堪布带领,再放一次生!”

此时,我要么说:“快了,就快了”,要么一瞪眼,开始训人……

有分教:

今看龙树初发心“怀揣两百万,驱车奔喇荣”……

为您代放生鲫鱼、鲤鱼、甲鱼、泥鳅、黄鳝、螺丝,放生结束一对一发送放生视频,如亲临现场,敬请放心。无锡如何放生,无锡哪个寺庙有放生池,无锡放生鱼公安机关治安处罚,2023年放生日是几月几号呢。


参考资料

相关文章